中国旅行团老挝车祸:事发地弯多坡陡车内传出焦臭味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中国旅行团老挝车祸:事发地弯多坡陡车内传出焦臭味

点击:72244
  

  中国旅行团老挝车祸:事发地弯多坡陡车内传出焦臭味

  载有中国游客大巴坠入老挝山崖,13人死亡,31人受伤;警方初步判定为车辆问题所致

事发后,事故车辆被扶正,车体损坏严重。

  这是一条超过90度的弯道,路面上的车辙清晰可见。一些车辙记录着车辆的行驶轨迹,顺着山路延伸至老挝古都琅勃拉邦,但另有一些车辙违和地直奔山崖。

  山下数十米处,白绿相间的旅游大巴车身上仍沾满泥土。

  当地时间8月19日下午4点左右,这辆载有44名中国公民的旅游大巴正从老挝首都万象开往琅勃拉邦,在此滚落山崖倾覆,造成13人死亡,31人受伤。据外交部领事司消息,截至8月21日晚间,20名重伤员被送往万象接受治疗,剩余11名轻伤员仍留在当地医院。

  多名乘客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事发前曾闻到焦臭味。坐在第三排的袁芳(化名)听见当地导游说:“下面可能有点情况,大家把安全带系好。”话音未落,车左晃右晃,滚下山去。坐在十几排的张兰(化名)回忆,闻到焦臭味离翻车没几分钟。

事故车辆内部座椅断裂、脱落。

  事发

  倾覆前出现焦臭味

  这是一个散客拼团。

  江苏金陵商务国际旅行社总经理李靠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此团系旗下南京江宁门店接收的游客,年龄多在五六十岁。

  袁芳今年76岁,是这个旅行社的老客户,到过10多个国家。这一次,她和朋友报了老挝8日游。一行人8月17日下午就到了老挝,按照计划于8月19日早上8点从万象出发前往琅勃拉邦。

  路上一切如常,在小景点稍作休息,吃了午饭,司机给车加过水。下坡路陡,导游多次提醒系好安全带。

  异常出现在下午,袁芳闻到一股焦臭味:“开始味道不重,后面越来越重。”其间,有人发问:这车不对,哪有这么大的气味?坐在十几排的张兰是第一个向导游喊话的:“是不是摩擦太大了?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袁芳记得,司机通过当地导游转告大家,说是下坡途中刹车皮摩擦出的气味:“叫我们不要紧张。”

  当地导游是刚毕业没多久的老挝姑娘嘟哒(音),来自老挝东南国际旅行社。参与救援及善后处理的琅勃拉邦中国商会常务理事詹保林介绍,这是一家中国人在当地办的合法公司,运营三四年了,嘟哒是持证导游。同行的另一名同事钱多多(昵称)是中国人,也是她的丈夫,前两年开始在当地做导游工作。

  嘟哒事后承认闻到过焦臭味,但她认为这是正常的:“以前带团下山也闻到过味道。”经验更为丰富的钱多多则发现了问题,他提醒乘客,“下面可能有点情况,大家把安全带系好。”

  袁芳回忆,导游说了三遍:“话音还没落,车左晃右晃,再就滚下山去了。”坠落的声音比放炮还大,车里乱作一团:“喊的叫的什么都有。”

  游客金明华昏迷了过去,事后听同在一辆车上的老伴讲,车子像在树林上面飞一样,冲下了悬崖,快落地的时候翻了两个跟头,然后跌在了山谷里,车头朝下。

  车栽进泥地,完全倾覆,当时车前身还有些冒烟,张兰担心会爆炸。但她的腿被压住,动弹不得,回头张望后排的外孙,只见脸上、腿上被玻璃划伤,人还清醒,直喊:“阿婆快跑,快跑。”而坐在她右边的72岁的嫂子,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袁芳断了两根肋骨,从车里出来后,发现包还挂在脖子上,第一时间通知旅行社:“赶紧打电话给大使馆,这边出大事了,翻车了。”还有人走到路边,用简单的英语求助。

  附近的医疗人员最先赶到,伤者陆续被送医。张兰腰椎骨折,女儿腿也受了伤,好在9岁的外孙并无大碍,但一见到她就哭。

  旅游大巴虽被扶正,但仍能看出事故的严重性。8月2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车身只剩下框架,玻璃几乎都已脱落。变形最为严重的是保险杠及靠近车门处,泥土还嵌在零件缝隙里。事发时,钱多多就坐在进门处,驾驶座旁的位置,没有安全带。他在此次事故中不幸遇难。

  车内也一片凌乱,有的座椅已脱离桎梏,和前排座椅挤在一起。临窗一张座椅后的网兜里,挂着一个撕裂开来的塑料袋,里面还装着印有中文的零食。

  旅游大巴栽下几十米高的山崖,车头变形严重。A12-A13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朱必胜

  救援

  能出一份力就出一份力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途经事发地的老挝当地人最先参与营救,紧接着,老挝政府派去了军人、公安、交警队,中国驻老挝大使馆和驻琅勃拉邦总领事馆组建了应急小组,中方水电三局、韩国的搜救队伍也陆续抵达,上百位救援人员聚集在车祸现场。车窗被砸开,伤势较轻的游客被从废墟中拉出来;游客们也开始互救;吊车拉起了大巴,挖掘机在泥土和灌木丛中寻找生命痕迹。

  同一时间,中老国际医院院长刘利刊的电话响个没完。有领事馆打来的,有当地老百姓打来的,还有车祸所在地县医院和县红十字会打来的。不同国家的语言指向同一个信息:中国大巴出事了,中国人出事了。十余位医护人员和四台救护车出发了。

  担架从谷底抬上公路,再抬上救护车。有生命体征的游客分批被送到医院,肝破裂、脾破裂、肠破裂的情况皆有,也有人在撞击后多根肋骨骨折。到晚上11点多,共有31位伤者被送往琅勃拉邦中老国际医院、琅勃拉邦中国医院和琅勃拉邦省医院。

  事发当天下午5点左右,詹保林在当地的华人微信群里得知了消息,其所在的商会经常同中国驻琅勃拉邦总领馆联络,事后商会秘书长陪同总领馆工作人员,带着医疗人员赶赴现场。

  詹保林则留在后方协调医院,第一站去的是琅勃拉邦中国医院。他到达医院时,第一批伤员已经送来,三人轻伤。随后,他得知中老国际医院伤者情况更为严重,两家医院也就几分钟的车程,他驱车过去,一直待在那边协调安排。

  据詹保林介绍,中老国际医院前后一共收治20多名伤者。一名吴姓女士当晚送来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初步判断是肝脏破裂,情况紧急,需要立即手术。家属不在现场,但不敢再等下去了。中老国际医院院长请示总领馆后,詹保林见证他代签了家属告知同意书:“人命关天,救命是第一要务。”

  经检查,吴女士不仅肝脏破裂,腹部遭受剧烈撞击后还有一个贯穿性的伤口,出血严重。詹保林回忆,主治医生介绍出血量在4500毫升左右。“按照当时她的身体状况来看,失血量接近四分之三。”

  血库AB型血存量不够,老挝琅勃拉邦省医院血库也不够。赶来帮忙的中国老乡听说后,马上现场验血,但两个血型吻合的志愿者只能提供几百毫升,还是远远不够。詹保林等人在老家交流群、行业群等各个微信群里求助。

  在当地开酒楼的许强(化名)的朋友圈里仍保留着这条转发的紧急求助信息,发出时间是8月20日凌晨1点多。消息传开,很多爱心人士主动前往医院献血,其中包括当地老挝居民。一早,缺血问题解决了:“手术做完了,比较成功。”

  8月20日早上7点多,睡了一个多小时的詹保林起床着手安排新一天的工作。伤者及遇难者家属陆续赶来,需要接机,提供餐饮及住宿。

  在一个10余人的餐宿后勤保障微信群里,许强组织免费送餐,不时有餐厅响应询问需求。一开始,许强还担心免费送餐量大,持续时间长,承受能力有限。截至8月21日晚间,共有6家中国餐厅加入送餐计划,“现在是一个餐厅负责一顿,一荤一素,轮流送到医院。”医院在城外,餐厅在城内,送餐往返要一个小时左右。但大家都抢着要送餐。

  伤者家属的住宿亦由华人酒店免费提供。8月20日下午去机场接完国内旅行社工作人员的酒店经营者,在群里表示自家酒店可以用来接待伤者家属,“能出一份力,就出一份力。”

  “不敢说每一个人,至少每一个家庭有两名以上的陪护人员,有的甚至有三四名。”詹保林介绍,有一家爷爷奶奶带着孙子、孙女来旅游,结果只剩下10多岁的男孩。遇难的女孩才20岁,还在上学,她的父亲本身就有高血压,得知消息后情绪激动,一度被送医。伤者里,年龄最小的9岁,最大的79岁。

  8月20日凌晨,正在参加“和平列车-2019”联合演训的中方医疗队飞赴琅勃拉邦进行伤员救治和重伤员转运工作。

  善后

  遇难者家属抵达

  因为老挝条件有限,当地仅有三个冰柜,遇难者遗体只能轮流放入,其余多数被安置在地上。家属看着冰块下的亲人哭出声。

  8月22日,有志愿者的公司捐赠了6个冰棺,它们将在傍晚时分送达。

  15岁的李凯(化名)在放暑假,和读大学的姐姐还有爷爷奶奶一起到老挝旅行。意外发生后,他成了四个人中唯一的幸存者。

  消息传到国内,李凯的父母、伯父伯母一起赶往老挝。尚未登机,便收到了三位家属遇难的消息,李凯的大伯——失去父母和女儿的中年男人,手脚发麻、抽搐,被送到了抢救室。在抵达琅勃拉邦后,又连续两次昏倒在酒店和医院里。

  李凯的脸部受伤了,等待接受消肿手术。十几岁的男孩子躺在病床上,不停问父母,爷爷奶奶在哪,姐姐在哪。为了让他安心手术,父母搪塞:爷爷伤到了脖子,要做手术;姐姐扭到了胳膊,在接受治疗。

  李凯妈妈至今还没想好,要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告诉他真相。

  反思

  如何保证安全?

  公开资料显示,老挝面积23.68万平方公里,人口约为700多万。如今,旅游业是老挝的新兴产业。琅勃拉邦、巴色县瓦普寺、川圹石缸平原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著名景点还有万象塔銮、玉佛寺,占巴塞的孔帕平瀑布,琅勃拉邦的光西瀑布等。

  2017年,老挝共接待游客423.9万人次,2018年接待410万余人次,中国游客有80万人,前三大游客来源国为泰国、越南和中国。今年是中老旅游年。此次事故却使老挝旅游安全陷入舆论漩涡。

  事情发生在当地的4号公路。多名当地华人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这条路弯多坡陡。许强来老挝10年中就走过一次:“反正第一印象就是陡,大车长时间刹车或者水不足会有危险。”

  长居老挝的华人都笑晨曾多次走这条路,他介绍,当地4月至10月雨季时,经常会发布路况警告,下暴雨时可能会出现滑坡、道路中断的情况。他就曾因滑坡被堵在路上6个多小时。

  有媒体统计,2016年2月,一辆搭乘20名韩国游客的大巴在这里发生车祸,4名韩国游客和1名老挝司机当场死亡。2017年8月,在老挝沙耶武里前往琅勃拉邦4公里处,一辆搭乘4名中国公民的皮卡车与大卡车相撞,皮卡车内两名中国公民身亡。2018年1月,一辆搭乘4人的车在距离琅勃拉邦18公里处不幸坠河,造成两名四川籍中国人死亡,一名四川籍中国人和一名老挝人受伤。

  实际上,万象与琅勃拉邦之间的公路并非只有这一条。詹保林介绍,4号公路是新修的,投入使用约有六七年。相较于此前使用的13号公路,距离缩短了50公里左右,一般来说车程在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之间。要说弯道,其实13号公路更多;但要说坡度,4号公路确实更陡。“尤其是雨季,路面湿滑,大车的刹车压力更大。”

  8月20日,组织这一旅行团的江苏金陵商务国际旅行社外联部雷姓经理曾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警方初步认定这起事故是车辆问题所致。

  对于车祸缘于刹车问题的说法,8月22日,詹保林表示,这只是怀疑,目前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不过,他并不认为这可以与“事故多发”联系起来。他认为,人们容易在一条公路出事故后,去找这条路上前段时间发生的其他事故。“就事论事,13号公路也出过事故,其他地方也出过车祸。”

  都笑晨形容,4号和13号公路类似中国湘西、贵州等地的山路,危险与否取决于车况和司机的驾驶能力及身体状态。“正常情况下都具备通行条件,主要是雨季会增加不确定因素。”对此,在当地从事旅游相关业务的詹保林介绍,为应对当地雨季,他会调整旅游车型。

  此次事故后,也有质疑车况的声音,称老挝的大巴车多为二手车,比较破旧。詹保林介绍,车比较旧是事实,由于老挝没有生产大巴车的工厂,车辆多从韩国、中国等国进口,其中部分是新车。虽然其中一些是二手车,但老挝人爱干净,经常做保养,“整体来讲,这些车的车况是比较好的。”

  事故已然对当地旅行社造成冲击。目前,当地大部分旅行社都在帮东南国际旅行社处理善后接待等方面的工作,“这是我们当前做的第一件事情。”詹保林说。8月21日晚间,包括他所经营的旅行社在内,共4家当地旅行社相关负责人在吃饭时也讨论起了旅游安全问题。

  “首先,老挝的硬件确实相对比较落后。”詹保林承认这一点,但他同时表示,今后大家可能会告知乘客两条路的不同,让乘客对所选的道路有些心理准备,自觉系好安全带,同时也会监督司机小心驾驶等。另一方面,旅行社可能会对车队要求更为严格:“其他公司我不太清楚,就我们家,我给导游下达的任务就是每天早上起来必须监督司机检查车况。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尽量去规避(车祸),保证安全。”

  据当地华人介绍,目前万象到琅勃拉邦的高速公路、铁路都在规划中。

  新京报记者 王洪春 朱必胜 吴荣奎 王双兴 实习生 冯惠濡(新京报记者高照对本文亦有贡献)

顶一下
(6575)
踩一下
(44840)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